關於部落格
  • 6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警方披露網絡賭博團夥斂財手段

  □本報記者袁定波   賭客登錄賭博網站,輸入用戶名、密碼,就可實時參與遠在東南亞某國賭場的賭博。11月21日下午6時,公安部掛牌督辦“3·18”專案收網行動打響,一起特大涉境外網絡賭博團夥被連根拔起。截至目前,警方共刑事拘留29人,涉案金額逾100億元。   “從立案偵查到收網行動,歷時8個月,該團夥的主要架構、運作方式、人員構成逐漸清晰起來。”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副局長王永德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該團夥在境外設立實體賭場,通過網絡進行直播和虛擬化演示,賭客在網絡上進行即時押註。該站點已經運作3年左右,濟南代理級團夥有9個,各團夥參賭人員從幾十人到百餘人不等,相互之間有交叉作案現象。   在該團夥成員中,最先進入公安機關視線的,是負責在賭場和賭客間轉賬的張鵬(化名)。今年3月初,濟南市公安局收到線索稱,張鵬涉嫌開設賭場。   在隨後的偵查中,一個涉境外網絡賭博團夥逐漸清晰,案情逐級上報至公安部。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聽取彙報後,即予掛牌督辦,同時明確要求重點偵控打擊跨境賭博團夥的人員鏈與資金鏈,並協調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部門對賭博團夥涉案資金流等進行深度分析,梳理出該團夥交易信息25萬餘條。專案組進一步研判確定賭博團夥核心成員名單,鎖定了張正(化名)、張鵬等案件關鍵人物。   隨著偵查的深入,辦案民警發現,張鵬是團夥骨幹成員張正的助手,主要負責幫助張正轉賬。   “張正和賭客談好後,我把卡號告訴賭客,賭客把錢打到卡上。賭客輸了,就讓賭客把錢打到指定賬戶;賭客贏了,如果我卡上錢不夠,張正就會想其他辦法。”張鵬說。   “該團夥通過借用和收買方式建立了大量防火牆式賬號,以圖實現賭資的收支不連貫、犯罪所得的逐級隱蔽、沉澱,並且將賭資管理與賭場實際操作指令分離,逃避打擊的目的非常明確。”王永德說。   張正是濟南本地人。2011年年底,張正偷渡去東南亞某國的賭場賭博。張正將錢輸個精光,回不了國,只能在賭場打工還錢。最開始,張正在李新(化名)的賭場當接線員。李當時是賭場經紀人,平時負責往賭場介紹賭博客戶。   “看我一直沒回來,原來的一幫賭友都聯繫我,知道有網絡賭博這事兒後,都挺感興趣的,我做賭場經紀人他們也放心。”張正說。   張正所說的賭友,就包括裘力(化名)。“我好賭,身邊好幾個朋友都是賭徒。”最開始,裘力也是跟朋友在網站上打百家樂,通過聯繫張正進行電話投註,兩個月就輸了300多萬元。   從國外回來後,張正給了裘力50萬元的額度,讓裘力直接和境外賭場聯繫“打錢、出碼”。所謂“打錢、出碼”,就是直接向境外賭場打電話,拿到賭博用的籌碼,給賭客下註。這樣,只要有賭客是通過裘力聯繫進行賭博,裘力就可以掙一筆洗碼費,也就是賭場給他的提成。   裘力和張正一樣,開始通過賭場支付的洗碼費掙錢。最早,裘力在濟南的二環北路設了個點,把家裡的一臺電腦拿過去用於上網賭博,到了今年10月初,賭博點搬到了新開的茶葉店,裘力又新買了一臺電腦用於賭博。   裘力經營的一個網站主要針對高端賭客,每次最低投註金額500元,最高10萬元,通過電話投註的方式進行網上賭博。另一個賭博網站主要針對零散賭客,通過點擊方式進行網上賭博,每次最低投註金額50元,最高1萬元。   “張正跟賭場說好了可以先給我50萬元籌碼,10天一結算,如果10天內我聯繫的賭客輸的錢不到50萬元,我可以10天后結算,到時輸了多少錢我就轉給張正多少錢或者張正讓我直接轉給賭場多少錢。如果10天內通過我聯繫的賭客輸的錢超過了50萬元,我必須先給張正或是賭場打錢才能夠出碼,否則出不了碼。”裘力說。   記者瞭解到,賭場一般有兩種籌碼,一種是現金碼,可以直接換成現金;另一種是泥碼,不能直接兌換成現金,需要賭客在賭檯上投註。輸的時候,泥碼會被賭場收走,贏了,賭場會賠現金碼給賭客,客人可以用贏的現金碼再去買泥碼,或者換取現金。把泥碼在賭桌上下註盈利換成現金碼的過程就是洗碼。   王永德介紹說,張正也是通過洗碼掙錢,他介紹賭客到賭博網站賭博,賭客把錢匯到張鵬的賬戶上,然後他們給賭客泥碼,賭客拿著泥碼到網上賭博。到最後,如果賭客沒有全部輸光的話,他們手裡就會剩下泥碼或現金碼,或者兩者都有,由此就會產生洗碼。泥碼由張正等人轉賬給賭客,現金碼也是賭場轉賬給張正等人,繼而支付給賭客。按照現金碼換成現金後餘下的數乘以一個百分比,就是張正等人掙的洗碼費。   (原標題: 警方披露網絡賭博團夥斂財手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